翻译技巧和理解和扩展
info@ecyti.com 4008-369-028 / +86 010 6415 5667 8:00 - 22:00
首页 > 新闻列表 > 翻译技巧的理解和扩展

翻译技巧的理解和扩展

翻译理解
发布时间:2016-09-14作者:系统管理员

It found that between 2012 and 2015 boards chose outsiders in 22% of planned successions, up from just 14% between 2004 and 2007. Looking at the numbers in a different way, in cases where outsiders were parachuted in, 74% of them joined as part of a succession that was planned in the 2012-15 period (up from 43% in 2004-07).

参考翻译:他们发现在2004至2007年间,仅有14%的案例中,董事会选择了外来人士作为既定继任者,而在2012至2015年间,该比例上升到了22%。换种方式解读这些数据就会发现,在这些外部人士空降的案例中,74%的「空降兵」在2012至2015年期间,就被纳入到了继任计划中,这一比例在2004至2007年间仅为43%。

Board

这个词在记忆的深处就是「板」的意思,比如 blackboard。但在这里他有另外一个常用释义:

● board: a group of people constituted as the decision-making body of an organization.

也就是指在一个组织里,有决定权的那些人,在公司里,就是指「董事会」。

董事会的全称是 board of directors 或是 board of governors,他是一家公司最高的治理机构,由多位董事组成,他的代表者叫作董事长或董事会主席。

除董事长之外,董事会可以分为内部董事(Inside director)和外部董事(Outside director)。

内部董事(Inside director)既是股东,也是公司的职员,他们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行。其中,常见的职位有:

● 首席执行官(CEO):我们熟悉的乔布斯乔帮主

● 财务执行官(CFO):欢乐颂里刘涛饰演的安迪(当然有小伙伴吐槽安迪当着CFO干着总经理的活儿)

● 首席技术官(CTO):最近很火的冯大辉,就是前丁香园CTO

外部董事(Outside director),也叫独立董事(Independent director),指的是任公司股东,但不在公司中内部任职,并且和公司或公司的管理者没有重要的业务或专业联系,独立对公司事务作出判断的董事。

他的存在是因为在20世纪60年代的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各大上市公司的股权越来越分散,董事会逐渐被CEO为首的经理人员控制,导致内部人员严重缺乏效率。人们开始从理论上怀疑董事会的客观性和公正性。于是为了提高管理层的效率,同时防止内部人士操纵公司,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立法机构和中介组织就开始推动独立董事制度。

Parachute

● parachute : a device used to slow the motion of an object through an atmosphere by creating drag.

他的原意是指「降落伞」。但在这句话里,他的意思是:

● parachute : to drop sb/sth from an aircraft parachute.

这里的「空投」是一个比喻,是指企业直接从外部引入的高管人员。

上个世纪的TCL公司,就是有我国企业里最典型的「空降文化」。当时TCL公司聚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各路英才。自从TCL在1999年12月1日,聘请了著名职业经理人吴士宏先生,作为集团有限公司常务董事、副总裁、信息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以来,人才空降的新闻就没有停止过。

然而TCL集团的空降兵做法一直没有达到预想的结果,在过去的10年国际化的进程中,TCL空降高管大部分已经离开,其中包括标志性人物吴士宏、刘飞和梁耀荣。

2010年1月15日,在创维集团高级顾问位置上呆了两年多的原TCL多媒体(TTE)首席执行官胡秋生先生回归TCL,其目前的职位是TCL多媒体高级顾问。此前的1月13日,TCL集团发布公告,任命郭爱平先生担任TCL集团副总裁,此前,TCL通讯委任郭爱平先生为公司CEO。

这意味着TCL集团和TCL通讯在“万明坚时代”后第一次从内部找到了合适的领军人物,在TCL集团内部引发广泛争议的“空降兵”时代结束。

22%、14%、74%和43%

这一段话中出现了大量的百分比数字,这比常数要更难一些,因为要搞清楚谁是谁的X%。在第一句话里,boards chose outsiders in 22% of planned successions,在思略特研究的继任CEO计划中,有22%的董事会选择了外部人士。

而 74% of them 中的 them 指的就是「空降兵」,也就是说在这些董事会选择外部人士的案例中,有74%的继任者是早早就被加入了继任计划中的。

所以数字之间并没有矛盾,一定要看清楚哦。

著文翻译认为翻译实践还是有一定理论指导的,只是译者有没有这样的意识而已。译者没有理论意识,但翻译做得很好,但只要有人帮助译者将做好翻译的经验进行提炼,就是不错的翻译理论。但至于那些研究翻译文化转向以后的理论,是为了更好去研究译文,给翻译找出更多出路,不再是翻译技艺的总结而已。

好啦,回顾一下今天的句子和参考翻译:

It found that between 2012 and 2015 boards chose outsiders in 22% of planned successions, up from just 14% between 2004 and 2007. Looking at the numbers in a different way, in cases where outsiders were parachuted in, 74% of them joined as part of a succession that was planned in the 2012-15 period (up from 43% in 2004-07).

参考翻译:他们发现在2004至2007年间,仅有14%的案例中,董事会选择了外来人士作为既定继任者,而在2012至2015年间,该比例上升到了22%。换种方式解读这些数据就会发现,在这些外部人士空降的案例中,74%的「空降兵」在2012至2015年期间,就被纳入到了继任计划中,这一比例在2004至2007年间仅为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