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逐渐丰富,难道外国汉学家
info@ecyti.com 4008-369-028 / +86 010 6415 5667 8:00 - 22:00
首页 > 新闻列表 > 中文逐渐丰富,难倒外国汉学家

中文逐渐丰富,难倒外国汉学家

中文翻译
发布时间:2016-09-27作者:系统管理员

近年来,越来越多外国汉学家开始聚焦中国文学作品的外文翻译。由于汉语博大精深,并且新词语新概念不断涌现,让汉学家们在翻译作品时感到煎熬。外国汉学家们对此纷纷吐槽。

西方国家译者在翻译中国文学作品中的人名和地名时普遍采用中国的汉语拼音。然而这样翻译到底好不好,成了西班牙汉学家达西安娜·菲萨克一直思考的问题。如莫言《红高粱》里的余占鳌和戴凤莲,两个人物的名字都有中国传统神话意义。余占鳌被翻译成Zhan'ao Yu,戴凤莲被译为Fenglian Dai,就失去了原有的韵味。

除了人名、地名外,一些中文专有名词也让汉学家、翻译家们犯难。瑞典汉学家伊爱娃说,中医成分的翻译是汉语翻译里最难的地方之一。“有的植物、动物或鱼类只在中国或亚洲存在,运气好的时候能找到它的拉丁语名字,但仍然有可能没有一个合适的目标语言词语。”

日益丰富的汉语语汇也让一些汉学家伤透了脑筋。韩国汉学家金泰成表示,当代汉语的扩展变化也造成翻译的困境,比如“忽悠”“山寨”等词语如不加注释就不容易翻译。

面对中国文学作品中出现的“520(我爱你)”“065(原谅我)”“847(别生气)”等由数字代替文字,以及“BB(宝贝)”“BT(变态)”等由英文字母代替汉语词语的表达方式,如果不加入注释就很难准确翻译,但加了注释又会让作品显得零碎,这让汉学家们感到很为难。

此外,一些汉语里的笑话和语言游戏都给外国汉学家和翻译家们带来了困扰,如何准确翻译其中的幽默意味甚至一些带有地方特色的调侃话语,目前仍缺乏好的方法。

不过,面对这些困境,汉学家们表现出积极的态度。在人名、地名翻译问题上,达西安娜·菲萨克认为,汉学家、翻译家都必须重新评估并认真考虑汉语拼音在人名、地名翻译中的局限性问题,以准确传达作者意图为宗旨,出色完成文学翻译的任务,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有效地推进中国文学作品在世界范围内的认知度及欣赏度。

著文翻译认为面对不断发展变化的汉语语汇,翻译者可以采用的唯一的办法是尽量接触新生或变化的语言表现,保持与语言变化的同步性。

外文翻译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