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大大身边的女翻译官
info@ecyti.com 4008-369-028 / +86 010 6415 5667 8:00 - 22:00
首页 > 新闻列表 > 习大大身边的女翻译官

习大大身边的女翻译官

名人记事
发布时间:2016-07-20作者:系统管理员

    今年6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偕夫人彭丽媛出访拉美时,有位紧随其后的“神秘女性”引发诸多网友猜测。昨天,这位“神秘女性”现身广外外校(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附设外语学校)20周年校庆并自解身份之谜。原来这位“神秘女性”姚雯敏是外交部国家级女翻译,她不仅是广外外校校友,还是土生土长的增城妹,2007年起在外交部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司工作,曾为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服务。

    解密:不会武功但口才了得

    随习近平夫妇出访拉美后,曾有媒体猜测,“有点神秘”的姚雯敏看似娇小,实则“武功高强”。昨天,姚雯敏掩面一笑,为自己“正名”,“我不会武功,也没练过跆拳道。我只是一名翻译”。

    淡蓝色衬衫配深蓝色丝巾,随性的马尾,略施粉黛,出现在公众眼里的姚雯敏大方得体。“我回广州一周了,提前半年申请年假,刚好赶上母校校庆”。姚雯敏一边接受媒体采访,一边热情地跟老师和同学拥抱、问好。

    姚雯敏初中到高中都在广外外校就读,学校型男靓女数不胜数,她说自己并不是最出众的那个。但身高不足1.6米的她却特别有气场,被老师称为“名嘴”。中学时代,她曾被选拔到广东电视台为“灵格风”(儿童英语系列教材)做英语配音,又被选拔到中央电视台参加外语辩论竞赛。当年的班主任陈老师评价她:中英文口笔功俱佳,“雯敏作文”就是赏心悦目的范文,是不刊之作。

    求学:考上广外外校前英语不及格

    姚雯敏是土生土长的增城女孩,谈及她和母校广外外校的缘分,她说“当时是我自己选的,我在家看《现代小学生报》,刚好学校有招生广告,说考试还要面试,就觉得挺新鲜的”。

    姚雯敏介绍,抱着好玩心态的她,想着如果考到前五就上。“当时增城的英语教育不是太好,我从来没有考过英语听力,来这里是第一次考,当时我英语不及格。”最终她以第57名的成绩考进广外外校,没想到从此与外语结下缘分。

    “当时学费很贵,家里不是特别宽裕,这个决定很重大,但我爸妈很重视教育”。姚雯敏当年去广外外校要交12万元学费,当时增城有媒体报道,为了让女儿入读广外外校,姚雯敏的父亲卖掉了摩托车,母亲以低于票面价的价格卖掉了手上的投资证券才凑够这笔费用。她父母都在政府基层部门工作,一位熟悉姚家情况的邻居说:姚家不买房、不买车,全部收入都用在供女儿学习上了。

    “中考时我的分数应该能上广州任何一所重点高中,但我选择留下,因为觉得这个学校更适合我”。三年后,姚雯敏也果然赢得保送到北京外国语大学的机会。

姚雯敏翻译官

姚雯敏

    工作:熟悉领导人特点要自己做足功课

    姚雯敏说自己的工作需要特别谨慎,她曾随国家领导人出访巴西,工作时翻错一个单词。此后她意识到出访前要做足功课,比如了解专业词汇等。

    每位领导人都有自己的语言风格,如习近平就喜欢用古诗词,这对翻译来说是不是个挑战?姚雯敏说,给领导人当翻译,功夫要用在平时。学外语的会有些书籍,例如古诗的翻译法,包括《孙子兵法》,《论语》、《大学》等,“(有些)看似无法翻,但把这些东西都看了还是能找到对应的译文,即使是即兴说出来的,你能理解意思就能用自己的话表达(翻译)出来”。

    姚雯敏表示,在外交部工作,平时会做大量准备工作,“如一些领导人的相关背景情况,我们拿到材料后,就会自己做功课了”。“领导人各有特点,在和领导人接触一两次后,就知道他是更爱用一些俗语还是更爱用诗词,或者他最近关注的热点是哪些”,姚雯敏说,这些基本了解,领导人是不会事先跟翻译沟通的,只能靠自己平时多看新闻或者通过别的同事介绍情况,分享经验。

    人物

    姚雯敏,女,1984年10月出生,广州增城人,初中、高中均在广外外校(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附设外语学校)就读,后被保送至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后考入外交部工作至今。现为外交部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司国家级翻译。

    领导人是不会事先跟翻译沟通的,只能靠自己平时多看新闻或者通过别的同事介绍情况,分享经验。

    出名只是个副产品。镜头并不是冲着我来的,我只是刚好出现在镜头里而已。

    因为工作专业性比较强,到现在还要背单词。我要尽量把遇到不懂的词语的概率降到最低。

    对话

    国家级翻译现在也还要背单词

    南都:在电视上看到你随领导人出访,你的服饰常是红和黑两种颜色的,对于翻译的着装,外交部有否特别规定?

    姚雯敏:翻译着装上没有专门规定,主要靠自己把握,这些衣服都是我自己挑的,稳重一点就行,不管是户外还是室内,一般只要是正装就好了。

    南都:你在日常翻译工作中曾遇到“坎”吗?

    姚雯敏:曾遇到过一些专业性较强的词听得不是太明白,我请求对方换一个词或稍微解释一下。随领导人出访时,翻译可能要求的知识面更广一些,因为话题比较开放。

    南都:你对自己的“出名”怎么看?

    姚雯敏:其实,出名只是个副产品。镜头并不是冲着我来的,我只是刚好出现在镜头里而已。我觉得现在过的生活还是跟学生时代一样,因为工作专业性比较强,到现在还要背单词。我要尽量把遇到不懂的词语的概率降到最低,所以要不停看新闻,出现新的词语就要去学。

文章转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