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北京著文翻译有限责任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 > 著文之声 > 【译员心路】ROSIE-生命中的不期而遇

【译员心路】ROSIE-生命中的不期而遇

发布者:ROSIE 发布时间:2018-09-13 19:34 浏览:35

【摘要】同声传译,一个典型的戴着脚镣起舞的职业,著文翻译公司为您精选了一些同传译员的成长故事,从翻译公司的角度为您细细解读这个职业的酸甜苦辣。

        本期为您介绍著文翻译同传译员Rosie,曾被选派参加博鳌亚洲论坛翻译,国家⼈事部二级口译证书持有者,专长于汽车领域翻译、医学翻译、金融翻译、建筑翻译、城市规划翻译、企业培训等领域。 


我默默经历着他们的人生,体味着他们的苦,仿佛我也经历了他们经历的故事。

                                                                                                            Rosie

 

        做翻译,有时是在经历他人的一段生命旅途。

 

        2016年,受著文翻译公司指派,我参与了一起车祸理赔程序的翻译。

 

        在2014年,有一个中国旅游团在南非的旅游途中,遭遇了车祸。载有三十余人的大巴车,翻下了公路,造成三人死亡,两人重伤致残,多人不同程度受伤。在这起案件发生后,南非官方组织了一个理赔评估专家团,由心理学家和医学专家和专业翻译员为车祸受害者及家属做一对一访谈,以便评估他们身心方面受到的伤害程度,用于法庭辩论及判定赔偿额度。我就是访谈译员团队成员之一。

 

        在得知我被分配到死亡者家属那一组时,心情还是有些沉重的。他们的女儿和女婿在这次车祸中双双身亡,没有留下一子半女。我分明看到,坐在我对面的,是早已被泪水洗刷得苍白的皮肤,和两双暗淡无光的眼睛。

 

        “我女儿工作很努力,对我们也十分孝顺。她毕业后一直在沈阳工作,挣钱不少,每个月会拿出一些工资孝敬我们;每年过年的时候,她会带上我们老两口出门旅游;结婚后,因为女婿有机会到北京工作,所以她也找了一份北京的工作,新公司承诺每个月给她一万。她9月底辞去沈阳的工作,准备去南非旅游回来后去新公司上班。其实她辞职的事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我们,直到她出事,我们找到她原来的公司,才知道她已经辞职了。”母亲的眼帘低垂,陷入深深的回忆中。“我们的家庭条件一般,从小她就对艺术很感兴趣,但我们也没给她提供优越的学习艺术的环境,可她自己很争气,考上了好的大学,毕业后到影视公司工作。”旁边的父亲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向对面空荡荡的墙。母亲:“她的工资在沈阳算是很高的了。即便是结婚后,她仍然经常来看望我们。每次公司发放的员工福利,比如购物卡、生活用品,她都记得带给我们。还经常给我买衣服,首饰,有一年春节的时候,她给我买了纯金戒指。”她的眼眶开始湿润,声音开始颤抖,“出事之前的那个春节,是女儿女婿刚结婚没多久的时候,他们带我们和亲家一起去了泰国旅游,花了不少钱。平常一有假期,她也总带我们在国内到处旅游。”她的声音已哽咽,趁我翻译她的话的间隙,她用呼吸疏导着情绪。“我们女婿人也孝顺,对我们都很好。他工作方面非常优秀,被万达公司招聘,去年就去北京工作了,收入方面提高了不少,我们都为他感到骄傲。出事前不久,他和女儿一起在沈阳买了套房子…”

 

        父亲的眉头皱了皱,“出事以后,我们的日子可以说没有了任何希望,像是在等死。我们现在的生活,是靠退休工资支撑。我们两个是老年人,不会有太多的日常开销。孩子没了,我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身体情况不太好,生过几次病。”他看向母亲。母亲说:“我的人生可以说走到了尽头,没了孩子,就像是一切都没有了,掏空了。”她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决堤的泪水。此刻我手中笔记本上的字迹已模糊不清,我的鼻子很酸,翻译出的英语也已颤抖、变形。好想扔掉笔和本,好好抱抱他们,擦掉他们脸上的泪水,告诉他们我愿意照顾他们,关心他们。当我看向访问者——心理学家时,我看到了她脸上的同情以及职业性的等待。沉默,暂时成为这间屋子的主旋律。每个人都知道,这对父母需要时间,而我作为译员,我的专业性不允许我打断访谈,去安慰这对父母。这个时候,我默默经历着他们的人生,体味着他们的苦,仿佛我也经历了他们经历的故事。

 

        在这次访谈活动中,我依次为死者夫妇的双方父母、另一位死者的数位家人、两位受轻伤的乘客以及中度受伤的导游做了采访翻译。大多数的轻伤或未伤者都不同程度地遭受心理疾病的折磨:自杀倾向、恐车、无法专注工作…车祸本身并不能用惨烈来形容,相比新闻里那些死伤人数达到数十位、重伤人数无数的大型车祸,这不过是一场极不起眼的车祸,不起眼到如果发生在国内,根本不会上国内新闻。而我看到的是,随着车身翻下山谷,狠狠地摔向地面,每一个人——车里的人和他们周围的所有人,包括亲属、朋友、同事,甚至于我这个事外之人的人生轨迹都彻彻底底发生了改变。我们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们,生命也再也不会向着相同的轨迹前行。新闻中关于死亡和重伤的数字令人揪心,而现实中那些轻伤者和未伤者的心中何尝不是一道道无法愈合的伤口。两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一位亲历者在采访中反复地说:“如果当时我们晚一点上车,如果旅游团中的任何一个人迟到哪怕是一两分钟,如果当时我选择上车前去一趟卫生间而耽误一点时间,我们都不会遇到这场车祸…”这样的伤口,谁能看到,谁来安抚?

 

        那次工作,为期一周,而我经历了十几个人的人生。


分享到:

您也可以在线提交您的需求,客服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与您取得联系

Copyright © 2015 Ecyti Trans 北京著文翻译有限责任公司 保留一切权利 京ICP备150192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