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与信息

用深入的研究承载白纸黑字的严谨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与信息 > 新闻动态 > 束缚住女性的真正锁链

束缚住女性的真正锁链

“祥林嫂竟肯依?……”

“祥林嫂竟肯依?……”“这有什么依不依。——闹是谁也总要闹一闹的,只要用绳子一捆,塞在花轿里,抬到男家,捺上花冠,拜堂,关上房门,就完事了。可是祥林嫂真出格,听说那时实在闹得厉害,大家还都说大约因为在念书人家做过事,所以与众不同呢。太太,我们见得多了:回头人出嫁,哭喊的也有,说要寻死觅活的也有,抬到男家闹得拜不成天地的也有,连花烛都砸了的也有。祥林嫂可是异乎寻常,他们说她一路只是嚎,骂,抬到贺家坳,喉咙已经全哑了。拉出轿来,两个男人和她的小叔子使劲的捺住她也还拜不成天地。他们一不小心,一松手,阿呀,阿弥陀佛,她就一头撞在香案角上,头上碰了一个大窟窿,鲜血直流,用了两把香灰,包上两块红布还止不住血呢。直到七手八脚的将她和男人反关在新房里,还是骂,阿呀呀,这真是……。”她摇一摇头,顺下眼睛,不说了。“后来怎么样呢?”四婢还问。

“听说第二天也没有起来。”她抬起眼来说。

“后来呢?”

“后来?——起来了。她到年底就生了一个孩子,男的,新年就两岁了。我在娘家这几天,就有人到贺家坳去,回来说看见他们娘儿俩,母亲也胖,儿子也胖;上头又没有婆婆,男人所有的是力气,会做活;房子是自家的。——唉唉,她真是交了好运了。”

祥林嫂想必大家很熟悉了,受到百般迫害、践踏和摧残,她也反抗过,但最终被旧社会所吞噬。没想到的是,这段一百多年前鲁迅笔下暗无天日的吃人社会真真实实地存在这个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起因是一个博主拍摄农村扶贫上传到抖音,大众通过视频发现在当地贫困户董志民家中,有女性竟然被铁链锁住并被当作生育机器而引发的骇人事件。

随后当地宣传部门迫于舆论压力,发布通报,表示受害者与董志民办理了合法结婚手续,“不存在拐卖行为”,而该女子被锁是因为患有精神疾病。

随后由于未能正面解释众多疑点,又进行了第二次通报,说是董志民是收留了受害者,对比数据库未找到亲缘信息,调查中未发现有拐卖行为

年后,半夜进行了第三次通报,表示被害人被桑某某从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带至江苏治病,后被害人走失,也未告知被害人家人。

而第四次通报则彻底推翻了之前关于“拐卖”不存在的说法。承认存在拐卖行为,董某民涉嫌非法拘禁罪,桑某妞、时某忠(桑某妞丈夫)涉嫌拐卖妇女罪,上述三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然而,即使发布了四次通报之后,还是让人无法信服,很多说法避重就轻。这个事情到现在仍然有着太多疑点。

为何只有非法拘禁罪?既然存在拐卖和精神障碍的情况,那么就一定有强奸和故意伤害情节。

她究竟是谁,是小花梅还是李莹?通过遗物对比结果是否准确,方言上是否存在不符的地方?

还有所谓结婚证中的照片的女性是否和受害者是同一人?

受害者到底几岁?为什么四次通报均未提及?生育年龄到底分别是几岁?

受害者的精神病究竟是先天如此,还是受到虐待才导致的?

八个孩子中有七个男孩,是否存在胎儿性别人为选择的行为?

当地有没有根据精神卫生法对受害者予以强制治疗,禁止强奸行为并生育子女。

是哪些人员办理的落户和婚姻登记?为何不追究?

……

种种问题,不知何时能得到答复,不知能否得到答复。

更加可怕的是……

更加可怕的是,在舆论爆发之前,不管是近在咫尺的同村同乡居民,还是分管的民政公安妇联不闻不问,装聋作哑,假装不知道这样的恶存在。装作听不到受害人喑哑的嗓子发出肝肠寸、断痛不欲生的愤懑和呐喊,“远,太远了”,“这个世界不要俺了”,“这一窝子,统统都是强奸犯”;装作看不到冰冷的锁链卡在脖子上,将她锁在幽暗狭小的土屋里,身体佝偻,瘦骨嶙峋,蓬头垢面。张开嘴,就是空洞的口腔。这样苦难的生活悄无声息,她一过就是二十几年,二十几年里她的喜怒哀乐一文不值,无人在意。看到这个新闻,除了愤怒于畜生恶魔的所作所为,也应深思,究竟为什么有些人即使伤害她人也必须要娶妻生子?

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其实可以在《厌女》一书中找到答案。“确认男性的主题性的机制,则是将女人客体化。通过一致将女人作为性的客体,使性的主体者之间的相互认可和团结得以成立。‘拥有(至少一个)女人’,就是成为性的主体的条件。”“所以厌女症就是不将女人视为与自己同等的性主体,而是将女人客体化、他者化,更直接说,就是歧视、蔑视。”“男人是在男人集团中被承认为正式成员后才成为男人的。”上述话语,可以用更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也就是部分人们互相承认对方为男人,构成一个团结的团体,而进入这个团体的标准,就是将没能成为男人的人和女人排除在外,并加以歧视。注意,这里的男人,并不是单单涉及生理概念。

在视频里,董志民开心地说什么上天安排,他家能“捡”到这个女孩,并且从这个女孩身上得到了一生的所需和追求。他通过对受害人的“歧视”,也就是犯罪行为,从一个老光棍,成功“娶妻生子”,多子多福,转换为一个传统价值观中的男人,得到了男人集团的承认。平日无法通过其他成就来获得人生价值,通过所谓圆满家庭,也被接纳入社会语境。

这也是为什么传统文化价值观中,男人要成家立业娶妻生子的原因之一。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我国过去长久以来一直是乡土社会,即便是城市化进程实现大半,乡土社会还是存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农村地区中。其中,部分男性由于无法结婚并生育后代而被边缘化,他们无法通过自己调节心理状态和行为来改变生活,只能将种种问题归结于没有妻子和后代。因此,问题的解决方法也不是提升自我,而是娶妻生子。往往即便家徒四壁,家庭会花费一切代价为儿孙组建家庭。而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可以发现,在专偶制家庭中,婚姻与家庭合一。男性对私有财产处于绝对地位,妻子位于丈夫的绝对控制之下,妇女的生育功能仅仅为了男人传宗接代。妇女地位每况愈下,成为生孩子工具,渐渐成为了男性的奴隶和财产。因此,恩格斯说道:“个体婚制在历史上是作为女性被男性奴役,作为整个史前时代前所未有的两性冲突的宣告而出现的”。所以在这场舆论拉锯中,通报一开始强行把这场犯罪形容为正常的婚姻。而民众则普遍认为婚姻非法,这是拐卖。这也是可怖之处,一个女人一旦进入婚姻就失去了法律保护和公民应有的权利。一纸结婚证,就让一个女人失去了她二十多年的自由、她的子宫和她的前程。

恩格斯曾赞美傅立叶首个表述了这一思想:“任何社会中,妇女的解放程度是衡量普遍解放的天然尺度”。妇女解放包括经济解放、阶级解放、政治解放、思想解放、社会解放和彻底解放等多种尺度,而男女两性关系的平等与和谐是妇女解放的重要内容,是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这一标准来看,恐怕我们要走的路还很远。

本网站由北京著文翻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著文翻译”)创设,本网站提供的任何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图表、图象、声音或视频等)的版权均属于著文翻译或相关权利人。未经著文翻译或相关权利人事先的书面许可,您不得以任何方式擅自复制、再造、传播、出版、转帖、改编或陈列本网站的内容。任何未经授权使用本网站的行为都将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和其他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国际公约的规定,著文翻译充分保留追究相应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文章